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遍身的伤口和乌青

作者:admin人气:340来源:


遍身的伤口和乌青
在甜儿的恐惧的发抖的哭泣声中,大肚男人狞笑着挥了挥电线一头的小铁夹,随即把它们一只只的夹在甜儿阴道的肉缝上,她肉棕色的阴蒂上和她的乳峰上,大肚男然后仔细地把电线绕在了甜儿小巧纤长的脚趾中间,并让电线裸露一端的铜线搭在了甜儿赤裸柔软的脚底上。
  大肚男随即轻轻的将一旁的电源开关向上一抬,一股比甜儿刚刚熬过的痛苦更强烈的剧痛立即撕开了她饱经摧残的身躯。在这两种酷刑对甜儿一起的折磨下,甜儿又一次面对着前所未有的考验,身体内各处的神经在钢针的振颤下给她所带来的痛苦已经令她痛不欲生,而电流在她的姣躯的各个敏感部位的神经未梢上所产生的灼热的刺痛则无疑使甜儿的处境更加雪上加霜,她声嘶力竭的嚎叫着,洁白无瑕的玉体一次次的向抬起,在一绳子的绑缚下呈弓形凸起,仿佛在竭力释放着酷刑给她造成的痛楚。
  令人惨不忍睹的酷刑又一次停了下来,甜儿在她精疲力竭的喘息声中,隐约听到一个男人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怎么样了?”
  男人一边缓缓走近甜儿,用贪婪,下流的眼神紧紧盯住了甜儿被紧紧绑缚的裸体,不停的在甜儿那令人向往的同体上四处打量。男人伸手轻触着甜儿那光滑,纤细的脚底和每只小巧圆润的脚趾,然后用手指在甜儿下身的肉缝中来回摩擦,而另一只手则伸向甜儿高耸的乳峰,大力揉搓着,并不时地用力拧着甜儿插着钢针的乳头。肉体上的痛楚和精神上的凌辱使甜儿更加羞愤。呼吸也不由得随之急促起来。
  “过得还愉快吧?我亲爱的甜儿小姐!”
  大肚男讥讽道。
  甜儿无言地把脸转向另一边,暴徒们对她无耻的凌辱令她此时不禁热泪盈眶,就在此刻,令她疯狂的剧痛又一次呼啸着扑向了她的身躯,在痛苦的挣扎中,甜儿泪眼婆娑的看见了男人们在她面前的狞笑。酷刑依旧时断时续,每当仪器开动时,彻头彻尾的剧痛令甜儿全身痉挛不止,不断的呻吟哭喊;而在苦刑的短暂的间歇中,甜儿会默默地祈祷这是酷刑的结束,但不幸的是,随着男人们再次无耻的玩弄过她那丰满,结实的胴体后,新一轮的磨难就会随之而来。令她难以置信的剧痛一次次的击穿她的身体,从她丰腴的乳房,直至她的每一根脚趾,致使她嘶叫连连。
  “不要啦……我不行了……求求你们……我……救我……饶命……”
  甜儿艰难无助的挣扎着,她经受了如此长时间的非人折磨,不断地发出令人心碎的呻吟,哭喊,求饶和无助的呜咽声。
  仪器终于被停了下来,大肚男再一次来到甜儿紧缚的身躯旁,这次他的手中拿了一根又长又细的钢针。甜儿睁大双眼,充满恐惧地看着基纳克祭司,她的浑身上下汗水淋漓,像在水中浸泡过似的。大肚男走到甜儿的右侧,牢牢抓住甜儿那修长结实的大腿,并粗暴的在她的大腿内侧不停地揉搓。甜儿无力的试图移动双腿,但绳子将她吊的太高,活动范围有限。当大肚男紧握甜儿的右腿并开始用长针刺入她的大腿内侧时,甜儿在极度的恐惧和痛楚中发出了一连串的长声尖叫,当针尖最终刺穿她的肌肉并与大腿骨相触时,剧痛使甜儿的尖叫顿时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她急促的喘息声。大肚男然后缓慢,小心仔细地在甜儿的大腿上前后移动着长针,使针尖与骨膜不断的摩擦。这在折磨手法中在古代被称为“刮骨”是一种极为残忍,令人痛不欲生的刑讯手段。
  甜儿倾尽全力,又一次忍耐不住的高叫起来,“我……受不了了……饶了我……救命啊……妈妈……啊啊!不。不……”
  一时间,甜儿凄惨的哭叫声充满了铁皮屋的每一个角落,而当她的左腿也受到了同样的摧残时,甜儿的悲鸣变得越发凄厉起来,大肚男这一次把长针深深的插入了甜儿的腿骨内,这时甜儿的叫声听来已是让人凄然落泪了。几个原先同情甜儿的男人在一旁目睹这残决人寰的一幕,不禁扭头不忍看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受这样的残酷折磨。
  终于,刑讯告一段落,长长的钢针从甜儿的大腿上拔了下来,但连在那台给甜儿带来无穷煎熬的仪器上,插在召唤士身体其他各个部位的钢针依旧保留着。
  甜儿疲惫无力的瘫软着,身体的重量全靠伸缩来者娇弱的手腕,浑身上下都被一层晶莹,细密的汗珠覆盖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正当甜儿赤裸的身躯还在刚刚经历的痛苦折磨和令人心悸的恐惧中不停的颤栗痉挛时,大肚男又一次走到她的身旁,残忍着看着那张清纯可爱的脸庞。基纳克祭司一只手紧紧抓住甜儿的长发,使她的头部无法动弹,然后将一块圆形的橡胶塞进了她的嘴巴,这使甜儿的嘴成O 型张开,无法合拢,大肚男招来一个男人,随后用双手紧紧按住了甜儿的头部。与此同时,大大肚难自己则在甜儿面前晃动着一根牙医用的牙钻,这使甜儿那充满痛苦的双眼上又蒙上了一层恐惧,瞳孔立时大张开来。大肚男看到甜儿紧张地反应,不由得发出了吃吃地低笑声,他弯下身去,开始钻甜儿的第一枚牙齿。可伶的甜儿清楚地感觉到钻头扎入她牙龈的根部,并带来一阵阵令她无法相信的钻心的疼痛。大肚男随后拉过仪器上的一根钢针,并把它插入甜儿钻开的牙洞中,刺激着她的牙神经。这时甜儿湿淋淋的裸体上依旧插满了钢针,少女成熟的各个敏感,稚嫩的性器官上都无一例外的连接着两个电极甜儿猛然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一切,一股凉气从她的脚底油然而生。
  仪器的再次启动将甜儿彻底抛入了地狱的底层,那灼热刺骨的剧痛在她的体内咆哮肆虐,让她不由自主地用尽全身力量将身体猛地挺起,口中随即发出了难以抑制,让人心碎的惨叫声。为了使甜儿不至于在连续的折磨中昏迷,从而使她能更为清醒地感受到酷刑给她带来的折磨,大肚男不时地控制着仪器暂停下来,以便让甜儿稍事喘息,然后再次启动仪器并刻意加大强度。甜儿此时连高声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她不由得抬头哀求的望着大肚男,喉咙里不停的发出连续的哀叫,剧痛已经完全吞噬了她的肉体,她那娇小可爱的身躯的每一寸肌肤都在不断的嘶鸣挣扎,只有在仪器停下时才会稍稍停顿。
  剧痛已经成为她生命中的一切,她所能感受到的也只有无边的疼痛,其它一切都已不复存在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实在无法坚持下去了,这时她才领会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意义。
  终于,大肚男停了下来,甜儿仍然低着头在抽泣:“不,不要……我,我……你们杀了我吧……呜……我受不了了……求你们……”
  “杀了你,没那么容易,我们还有很多没玩的玩具呢。”
  大肚男笑道。
  甜儿又一次被赤身裸体的吊了起来,不过这一次她的双腿被大大地向两边分开,两条绳子穿过她圆滑的脚踝,使她动弹不得。这种姿势使女性最宝贵,娇嫩的部位完全暴露在这些禽兽面前,透过她微微红肿的阴唇,饱受摧残的嫩红色的嫩肉隐约可见。
  大肚子男手持一头呈圆形的木棍来到甜儿身边,他将棍子的圆头轻轻的在甜儿的脸颊两侧摩擦,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但甜儿仍然清楚地感觉到木棍的圆头粗糙无比,她仔细的打量了一眼木棍,才发现棍子的圆头上包着一层粗砂纸。
  大肚男不停的用木棍在甜儿全身各处轻柔的来回擦来蹭去,一股莫名的恐惧使甜儿无法自控的浑身战栗。时不时地,大肚男会突然用包裹着砂纸的圆头在甜儿身上任一部位那细嫩光滑的皮肤上用力摩擦,使得毫无防备的甜儿在突然而至的疼痛下失声高叫。面对自己无法逃脱的厄运,甜儿不停地猜想大肚男下一次会选在自己身上的哪里下手。
  终于,大肚男来到了刑台的下方,面对着甜儿赤裸暴露的下身。紧张和恐惧让甜儿浑身上下的每一处都在簌簌发抖。
  “不要……求你……我……会死的……”
  甜儿睁大了眼睛,呼吸急促,求饶的看着一众男人,没有人帮她,木棍继续缓慢的伸向甜儿的下身。
  她已经可以感到粗糙的砂纸在摩擦她的阴唇了,绝望的甜儿闭起了眼睛,紧张使甜儿呼吸加速,两行无言的泪水流出了她紧闭的双眼,从眼角缓缓的滚落下来。甜儿已经集中了全身的力量,准备迎接那即将到来的可怕的折磨。尽管如此,当大肚男用尽全力的将带有粗砂纸的棍头猛地插入甜儿娇嫩的阴道,旋转然后毫不停留地拔出时,甜儿还是被下身传来的那女性无法忍受的撕裂般的剧痛所压倒,也许是为了释放自己体内那灼热的刺痛,甜儿倾尽全力的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嚎叫。正当甜儿依旧沉浸在阴道内发出的灼热的剧痛中时,她隐约感觉到大肚男的双手用力抓住了自己的大腿内侧,并使劲将她的臀部向两边分开。突然,大肚男猛地将棍子旋转着一下插入了甜儿的肛门。由于这两天甜儿所经受的灌肠和肛奸,她的肛门内仍旧伤痕累累,这无疑使粗糙的棍头进入时给她带来更大的痛楚。
  大肚男此时向后稍稍退开,面带微笑的静静欣赏着被吊在半空中痉挛扭动的甜儿在钻心的痛苦中哭泣呻吟。
  许久,甜儿从刚刚的酷刑给她身心所带来的巨大的痛苦中渐渐平静了下来,这时,她感到上半身被绳子缓缓拉高,使她身体不由自主的公起,高挺起丰满的双乳。
  大肚男手中拿着一条短短的细绳,绳子的两端挂着两个不大但锋利异常的铁钩,他站在甜儿身旁,用手粗暴地揉搓着姑娘的一只丰满的乳房,然后将铁钩扎入了甜儿的乳头,铁钩缓缓刺入,直至整个铁钩都深深地埋入了甜儿的乳房,尖利的钩尖从她嫩红色的乳头下方刺出。
  “不要啊……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甜儿的整个秀美的脸庞都因痛苦而扭曲变形。大肚男把绳子绕过甜儿细长光洁的脖子,并用力将她的头部向下压。这时另一个男人过来,双手扶住甜儿的头部,使她无法向后仰头,大肚男随即把绳子另一端的铁钩如法炮制,挂在了甜儿的另一只乳房上。当两个铁钩都深深的嵌入甜儿的乳头中后,短短的细绳向上拽着甜儿的两只丰腴的乳房,使它们乳尖朝上地挂在了甜儿的胸前。
  大肚男看着甜儿痛苦的脸庞,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微笑。他拉动几下挂在甜儿乳房上的短绳以增加甜儿所经受的痛楚,随后拿起了原来折磨甜儿的鞭子,狠狠的抽向甜儿平坦的小腹,以及身上的其它地方,包括她修长的大腿,光滑的脚底,当然,大肚男更不会放过甜儿那饱受摧残,已是鲜血淋漓的下身和被拽得已经变形的乳房下部。毫无人性的凌辱和摧残终于使甜儿获得了暂时的解脱,她昏迷了过去。
  男人们从甜儿肿胀变形的乳房上拔出了铁钩,并解开了穿过她身体,手腕和脚踝上的绳索,把她从半空上放下来。保受摧残的甜儿立即瘫软在地上,原本完美无瑕的身体此时各处都是淤血,乌青,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