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裙下名器第13章 讨价还价

作者:admin人气:956来源:

  翌日,焉容去了玉珑堂,一路上景象繁华,各大店铺生意兴隆,玉珑堂却是门前冷落车马稀,焉容不禁想起开业那日的人流兴旺,宾客如潮,心中顿生感慨。
  央店老板去崔府通知一声,叫萧可铮前来玉珑堂见她,焉容则静坐铺中,手中握茶碗轻轻吹气。看着装饰崭新的店铺,却透着一股萧条气息,更听闻店老板说连续几日来都有顾客要求退钱,没办法只能退回,可想而知萧可铮心中必定是急坏了。
  未过许久,萧可铮风尘仆仆地赶至玉珑堂,焉容微微一笑,理了理衣角,起身迎了上去。"爷,好久不见。""你怎么来了?"萧可铮语气有些漠然,面上神色淡薄。
  焉容笑意不改,"爷难道不欢迎?我是想给您带个好消息来着。""嗯?"
  "关于喜玉缘。"
  萧可铮微微一怔,往四处望了望,回过头来对焉容道:"跟我去书房。"说完便独自当先走去,焉容赶紧跟上,没走几步额头就冒出细汗。
  一入书房,萧可铮便将门关上,神色变得更加严肃,"究竟是怎么回事?""嗯……"焉容悠悠坐到椅子上,取过手绢擦去额角的细汗,"前几日裙香楼大老板从淮州回来,领回来几个淮州的姑娘,我也不过是随意打听了一下,就获得了一些消息,爷想不想听?""你说。"
  见他眼神里划过一丝焦色,眼皮之下泛着淡淡青色,必定是彻夜难眠,忧心已久,焉容心中掂量了一会,总算把没底的心给补了个底儿,开口道:"爷给我一万两,我告诉你。""爷还有外债呢,哪来那么多钱。"萧可铮白她一眼,施施然坐在椅子上,一副早有所料的样子。
  "……八千两?"
  萧可铮默不作声,抬头望天。
  "七千两?"
  沉默。
  "六千两?"加上嫁妆的两千两,还有从董陵那里敲来的两千两,也差不多够自己赎身了。
  依旧沉默。
  焉容心中又开始焦躁,"要不您给个价?"
  萧可铮这才悠悠转过头来,朝她伸出一个手指,"一千两。"焉容顿时睁大了眼睛,"您家财万贯,商铺众多,就拿出这一千两来,未免也太……?""爷还有外债呢。"
  焉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人记性真好,一句话记了这么些天。"您这几天劳心劳神的,东奔西走,不也没有想出什么主意?若是玉珑堂因我几句话恢复原先的繁荣,您财源滚滚,从手指头缝里头漏点钱给我也不止这些,何必呢?五千两,不能再低了。"萧可铮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轻哼了一声:"你跟我一个商人讨价还价,是不是有点自不量力了。"焉容被他一句话弄得失了勇气,半响挺了挺胸,道:"商人又如何,那也得有个轻重缓急,您外债累累,要是不指望这几个新开的铺子卖翡翠,不出一两个月,你就破产了,我肯定不会因为少了你这一千两银子就去露宿街头,起码还有裙香楼可以住,爷您掂量掂量。"焉容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极度忐忑不安的,她迫切地想要逃离裙香楼,现在只有手头越攒越多的钱才能给她不断增加的安全感。
  萧可铮"啧"了一声,颇有赞叹之意,"不用说那些,一千两,应是不应。"焉容咬咬牙,这人可真是软硬不吃,难啃的骨头,"不应。""好吧,不是爷不给你机会,你跟我来。"萧可铮眼里带了几分同情,从椅子上缓缓站了起来,伸手捏了捏她的肩头,竟然对她笑了笑。
  天,怎么回事?焉容顿时心生不详的预感,愣愣地跟在他的身后,随他一路出了玉珑堂到了喜玉缘。
  到了喜玉缘之后才发现,那里人潮热闹,有许多人并不是要买东西,而是等在店门口,待萧可铮一走过来便站定了。
  萧可铮两手抱拳,连忙赔笑:"各位前辈,让你们就等了,抱歉。""哈哈,萧公子客气。"一五十岁左右的长者抚了抚胡须,面带微笑道:"来得正巧,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好,那咱们开始吧?"萧可铮问。
  "开始。"那位老者一扬手,一帮身穿棕色衣服的仆从们便从一辆马车上搬下来几个盆子,里面都盛着各种颜色的水,还放着一些类似石头的东西。
  焉容一看顿时傻了眼,原来他都是有备而来的,那自己岂不是……他本不过是逗自己玩而已,其实心中早就有了打算,若是自己答应了,就给一千两银子以示安抚,若是不答应,什么也没有,说到底,他在意的就不是钱,而是用这种方式让她无地自容!


  验证在很快地进行着,什么烧、砸、雕刻都用上了,种种结果都表明喜玉缘的翡翠是假货,整个流程十分详细而具有说服力,她却没怎么仔细看。萧可铮请来众多商行的长老,翡翠玉石界的前辈,不用说了,他势在必得。
  很快,官府派人将喜玉缘的老板带走,一些围观的百姓纷纷斥责喜玉缘的不仁不义,场面极其嘈杂,但是喜玉缘的倒闭正预示着玉珑堂的兴隆,不得不说,萧可铮此举建立了威信,同时也大力宣传了玉珑堂,恢复开业时的繁荣指日可待。
  待人群渐渐散去时,已经过了晌午,萧可铮抬头看了看头顶的骄阳,对一旁脸色苍白的焉容笑道:"怎么样,你还好么?""萧可铮,你竟然戏弄我!"焉容一脸愤愤,一双眸子瞪得浑圆。
  "不错。"萧可铮笑得越发开怀,原本淡漠清冷的容颜加上几分笑意就变得熠熠生辉。"你不过是从几个淮州过来的姑娘口中打听来几句消息,也不想想我这几日东奔西跑,怎么会不往南方那边调查?爷我从十几岁就开始做生意,还能被你威胁到?哪里会这么不经事?"听着他略带嘲讽的语气,焉容越看他那张清俊的脸越觉得可恶,早知他如此算计,自己才不跑来丢人现眼,还自以为是地讨价还价,这下子好了,拿不到钱还得回去倒贴,因为她出裙香楼的时候就跟刘妈说是萧可铮请的她,付了约金的,五百两银子,一下子长着翅膀飞走了!还是自己给放飞的!
  "算了,我认栽,告辞。"坑蒙拐骗本来就是恶习,看来自己道行太浅,还是回去老老实实卖肉吧。
  见她要走,萧可铮连忙抓住她的手腕,"输不起就要走么?""饿了,回去用午饭。"焉容冷冷道。
  "陪我用一顿午饭,五百两。"
  焉容一怔,刚刚迈出去的脚顿时软了下来,又悄无声息地挪了回去,可是面上挂不住,只好淡淡道:"好。"萧可铮无奈笑了笑,抓着她的手腕不肯松,拉着她一路到了上次那个名为"拂来酒楼"的地方用饭。他问她想吃什么,她只懒懒答一句随意,再无上午时分的那种自信满满,整个人好像泄了气一般。
  萧可铮问不出她想吃什么,只好荤素搭配,换着花样点了一大桌子菜,促她赶紧用饭。焉容却毫无胃口,挑着筷子随意往碗里扒拉几口。
  萧可铮只好往她碗里多夹菜,还冷冷道:"你若是不吃完,我今个不会放你走。"焉容怒目瞪他,看他与她对视的目光越发安然悠闲,只好默默地低下头用力往腹中咽饭。饭用完了,他却给她倒了整整一杯茶,让她陪他喝完一壶茶再走。
  焉容欲哭无泪,连连叹气。这茶正是今年刚刚下来的上好的西湖龙井,十分贵重的"社前茶",芽叶细嫩,色翠香幽,味醇形美,奈何肚子里塞得太满,实在是喝不下水,只好等一会喝一口,等一会再喝一口,不过是一壶茶,却喝到傍晚时分,落日归山。
  等萧可铮依依不舍地掏出一张五百两银票,焉容眼睛一热,差点一把抢过来,待钱到手之后马上站起身来道别:"爷,时间不早了,告辞!"听着她语气如此兴奋,好像从虐待中解脱出来一般,萧可铮顿时脸一垮,冷声道:"林焉容,你等这月十五,爷非折腾死你不可!"焉容喜不自胜,脸上尽是明媚的笑:"那可说不准,还有董陵呢!""……"萧可铮差点一口气没喘匀背过去。